芥子空间app下载

就在江枫和吴敏琪身上散发着该死的情侣狗的甜蜜的气息,季月吃着手上略显的咸鸭蛋蛋白居然还莫名觉得有点酸的时候,一声“嗝”打破了这奇妙的氛围。

大家不由得齐齐朝齐柔看去。

“嗝~”齐柔一时没忍住又打了一个嗝。

“刚刚那个粽子有点大。”齐柔无力地辩解,“还怪撑人的。”

季月吃着咸鸭蛋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还想再吃一个粽子。

“对了季月姐,你上次给我布置的描线作业我已经画完了。”齐柔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。

季月点点头,问道:“icstudio会用了吗?”

“还不太会……”

“photoshop呢?”

“也不太会……”

“没事,这些东西先不急,你先把描线练好,然后我再教你如何上色。”季月也没指望齐柔能天才般地在短短时间内从入门到精通,她能在短短时间内入门就不错了。

江枫在旁边的似懂非懂地听着她们的对话,眼睁睁的看着桌上最后一个粽子被江守丞抢占先机夹入盘中,午饭结束。

亮闪闪美女阳光照进温暖的窗阳唯美写真

江奶奶,江卫明,陈素华和桑鸣继续之前未完成的牌局,毕竟吃饱喝足才有力气打牌。像麻将这种需要超强的记忆力,逻辑推理能力,心理素质以及计算能力才能完美完成的娱乐项目,消耗可是很大的。

江枫,吴敏琪和季雪去后厨继续完成未剥完的豆子。饱餐一顿后再继续埋头顶剥豆子,江枫竟觉得比之前饥饿时剥豆子更让人痛苦。

为了让枯燥的剥豆子事业变得有趣起来,江枫开始没话找话聊。

“琪琪,你国庆的时候准备回家吗?”江枫问道。

“国庆?不回去,我妈和我说让我在堂哥订婚之前回去就行了。”吴敏琪道,“再说国庆假那么长,到时候店里生意一定很忙。”

“嗯。”季雪附和式的点点头,“枫哥,国庆算工资的时候时长是不是可以延长?比如说从早上7点到晚上11点。”

江枫:……

“这一块…你得去问房经理,工资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“不过话说回来,阿雪你妹妹应该是明年中考吧?”吴敏琪打开了话匣子。

“对,但是我妹妹比桑鸣他妹妹要大一岁,她读书比较晚。”季雪点点头,说到妹妹显得很开心,“我现在就希望她能考上一个高中,然后可以上大学,谈恋爱,工作,结婚,过正常人的生活。”

过她曾经梦寐以求却难以触及的生活。

“中考比高考容易多了,一般都能上高中的你不用担心。我那两个堂妹初二的时候成绩那么差,最后一年努了把力也勉强考上市重点了。”江枫安慰道,隐瞒了江隽莲和江隽清是花了点钱勉强蹭上市重点的事实。

“我妹妹成绩也挺差的,我在家待的时间少,我爸妈又没功夫和精力管她。她不怎么喜欢读书,去年还因为打架差点被学校开除了,我也不知道她具体成绩怎么样。我记得她去年期末好像考了280多分吧,我打电话问过她们班老师,老师说她这个成绩上高中有点悬,只希望她今天能够好好读书吧。”季雪说着说着脸上露出了担忧的表情,一个不慎将还没有剥的豆子扔进了垃圾桶里,当即如梦初醒,般地低头去垃圾桶里翻找那颗被遗落的豆子,然后去洗手台把豆子清洗干净。

江枫&吴敏琪:……

有点…悬?

粤省那边中考总分这么低的吗?

江枫曾经以为既然季雪拿的是国产励志片或者逆袭剧女主的剧本,她妹妹拿的八成是日剧励志片或者青春剧女主的剧本。

没想到啊,她妹妹拿的剧本可能是《真假学园》。

天就这么被聊死了。

三人继续沉默地剥豆子,在天花板上闪耀的灯光的照射下,江枫觉得他看豆子都快看出重影了。

以前怎么没觉得后厨的灯光这么强烈呢,看来是时候跟两位老爷子商量一下把灯光换成更柔和的颜色了。

江枫艰难地扭动了一下颈脖,感觉自己离颈椎病又进了一步。

在他转头的功夫,正好瞥见章光航拎着食材走进来。

一看见章光航手上提的袋子,江枫顿时就精神了。

沙福罗鸡!

支线任务!

章光航的一段记忆!

“准备做沙福罗鸡?”江枫问道。

“嗯。”章光航点头,“等下大家都要来给江师傅做菜,我这道菜花的时间比较长,所以就先进来做了。”

“那我来给你做香酥苹果吧!”江枫非常热情,他对待即将完成的任务一向非常热情。

“现在?”

“对,就是现在。”江枫起身,放下手中的豆子,略带歉意地看向季雪,“那个,我先……”

“枫哥,你要有事你就先去忙吧,谢谢你帮我剥豆子了。”季雪道,转头对吴敏琪道,“琪琪你也剥了很久了,要不去外面歇一下吧。”

“不用,我原来在家里也经常帮我妈摘菜剥豆子。”吴敏琪表示自己也是个熟练工。

江枫去凉菜台那边摸了两个用来做果盘的苹果,熟练的削皮,切丁,裹上鸡蛋液和面粉。

他虽然从来没有做过香酥苹果,只是前几天做了一个和香酥苹果做法差不多的香酥西兰花。但是每年过年老爷子都会做这道菜,见的多了自然有印象,按照记忆中老爷子做香酥苹果的方法有样学样,也能做出让一般食客满意的香酥苹果。

更别提他现在火候和调味都已经到大师级了,做这种考验火候水平的菜更是比原先轻松。

江枫处理苹果的厨艺台离吴敏琪和季雪很近,季雪一边剥豆子一边看他手上的动作,能隐约看出来他似乎是要将苹果块下油锅炸。

“香酥苹果就是油炸苹果块吗?”季雪小声问道。

“不知道,可能是吧。”吴敏琪道。

“你也不知道这道菜?”季雪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只会做粤菜的缘故,才不知道香酥苹果这道菜。

吴敏琪将手中刚刚剥好的豆子放进小篮筐里,继续抬头看江枫手上的动作:“可能是鲁菜吧,我也只是对川菜比较擅长。”

“不是鲁菜,我也没有听说过这道菜。”章光航加入群聊。

“不是鲁菜?”吴敏琪吃了一惊,大胆猜测道:“难道是江家菜?但我之前也没见江爷爷和江叔做过呀。”

其实章光航自己也不明白,江枫今天上午为什么会突然问他有没有吃过香酥苹果,又突然提出要给他做香酥苹果。

让他更不明白的是,明明他甚至都未曾听过这道菜,为什么看江枫手上的动作会觉得如此熟悉,就好像曾经有人给他做过一样。

这种解题时遇到障碍,标准答案就在面前却蒙了一层薄纱,模糊不清让人无法看清的感觉,真是太让人讨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