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2pttv

廖楚修回府之后,蒋冲就直接带着人亲自去了西城祥林地,去寻那个名叫泰康的酒坊和查那个名叫卫余的人。

现在天色已晚,酒坊早已经关门。

蒋冲也没打算打草惊蛇,只是带着人守住了那酒坊所有进出口,然后隐匿在黑夜之中,静待天明。

廖楚修回府时,贺兰君早已经休息,他穿过廊下刚走进房中时脚下就一顿,转身看着旁边的拐角处直接开口道:“出来。”

那地方看着极为安静,可是当廖楚修的话音落下之后,那暗处却是直接走出一道身影来。

“暗麟见过世子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冯小姐托暗营送信给世子。”

廖楚修闻言眉尾轻挑,他刚还说那丫头小没良心的,结果转眼就捎了信过来了?

廖楚修伸手接过暗麟手中的信随口问道:“这信是什么时候送出的?”

“两日前,玲玥亲自找到了属下,说冯小姐有要事与世子相商,并言明此信定要亲自交到世子手上,绝不能为他人窥看。属下怕冯小姐有急事便不敢耽搁,亲自回京给世子送了过来。”

廖楚修原本还带着些笑意的脸上闻言一顿,捏着手里的信时,眼色暗沉了几分。

靓丽清纯小妹海边清爽写真

他原以为冯乔不过是普通回信罢了,可是如今却知道她这般着急的送信过来,而且还直接说有要事商量,难不成是河福郡出了什么事情?!

廖楚修直接拆开了手里的信,借着外面的月光看起了信中的内容。

信中所写的东西并不多,寥寥数语,像是玄之又玄的东西,彼此间看似毫无关系。

廖楚修皱眉了半晌也没猜出冯乔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,不由抬头道:“乔儿可还说了什么?”

暗麟低声道:“玲玥说,冯小姐让她转告世子,之前帮过襄王的那个席公现身河福郡,且与她数次相见,她疑心席公离京与阳桧还有京中之事有关,让世子与冯大人小心提防,怕有大变。”

廖楚修听着“席公”二字,还有冯乔转告给他的话,眼中顿时染上了阴霾之色。

那席公是谁他很清楚,之前若是没有他在暗中相帮,萧闵远就算是出狱也定然还会折损一大批的人,虽不至于彻底斩了萧闵远的羽翼,可是至少能让他一两年之内没有能力再插手朝中的事情。

可是他们一切都计划好了,偏偏这人从中掺合了一脚,提前将萧闵远弄了出来不说,还替他保住了朝中大半的势力,让得萧闵远虽有折损,却也不至于伤筋动骨,甚至还有余力能够暗中作乱。

当时得知席公此人的存在之时,他和冯蕲州便都派人去查探过此人的消息,只可惜却是一无所获。

这个人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,就连萧闵远身边之人都对他不甚了解。

谁都没有想不到,他们四处查找这人的下落,可这人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去了河福郡,而且还几次与冯乔相见,若说他没有谋算所求,廖楚修决计不信。

廖楚修捏着手中的信纸皱眉了片刻,这才开口沉声说道:“你亲自去暗营中调五十人前往河福郡,隐于暗处保护乔儿,若无异动便不必现身,若有异常,务必护她周全。还有,让河福郡的人手听从乔儿调遣,若有需要,她之命令皆同于我,不得违抗。”

暗麟听着廖楚修的吩咐忍不住心中微惊,没想到那冯小姐在世子心中居然有这么重要的地位,这命令一旦下达,就相当于将暗营在河福郡内所有人的生死全数交到了冯乔手中。

“世子,冯小姐她……”

暗麟原是想说,冯乔小小年纪未必懂这些事情,可是当目光触及廖楚修的略冷的双眼时,他猛的惊醒过来,连忙低声说道:“属下明白,属下定会护冯小姐周全,也会听从冯小姐调遣,绝无二心。”

廖楚修冷眼看着暗麟,直将他看得后颈发寒之时,才收回视线说道:“走吧。”

暗麟松了口气,连忙行礼离开,不过片刻之后,整个人就重新隐于黑暗之中,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,而廖楚修则是拿着冯乔送来的信又细看了两遍,下一瞬直接转身朝外走去。

……

小半个时辰后,冯蕲州在房中见到了廖楚修,他挥手屏退了有些紧张的左越和云生,皱眉道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冯蕲州一边走到一旁的椅子旁坐下,一边说道:“眼下外面到处都是永贞帝的人,还有不少其他人的探子,要是叫人看到你出现在我府中与我来往,怀疑你与我私下勾结,你就不怕永贞帝让人扒了你这身皮。”

廖楚修听着冯蕲州的话少了几分说闹的心思,直接说明了来意。

“乔儿让人送了封信给我。”

冯蕲州抬头,不知道怎么的莫名的觉得眼前这狼崽子是在跟他炫耀,有信怎么了,他早在几天前就收到自家闺女的信了,更何况眼下他和邬荣主审温正宏,身边早就布满了探子,卿卿有信怕落到旁人手里被人知晓,所以才转送到廖楚修那里让他转交给他又有什么好奇怪的?!

冯蕲州心中冷哼了一声刚想说话,可谁知道就看到廖楚修脸上神色有些不对劲。

他心中微跳,原本想要怼他的话瞬间就咽了回去,豁然起身道:“河福郡出事了?”

“还没有,但是席公去了河福郡,还和乔儿见了面。”

冯蕲州闻言先是一愣,等他想起那“席公”是什么人的时候,直接几步上前将他手中的信抢了过来,等着打开来看到里面冯乔所写的东西之后,冯蕲州就直接脸色大变。

冯乔在信中并没有写太多的东西,可是冯蕲州却是直接从里面看出了重点。

贪狼斜入,逢大难而殒,后得天机而存,为天下之变数……

这其间种种,分明样样都对应了冯乔死而复生之事,

“你可有查到这个席一衍是什么人?”

廖楚修摇头:“没有,此人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,根本就查不到半点线索,而且襄王府那边也好像一直在找此人,只是也一直没有这人的下落,谁能想到他居然会去了河福郡。”

席一衍……

一衍……

冯蕲州紧紧捏着手中的信纸,脸上满是寒色。

连襄王府都找不到这人,看来这个人也未必是真的想要辅佐萧闵远…

而且“一衍”两个字,与其说是那人的名讳,倒不如说更像极了针对冯乔而取。

冯蕲州沉声说道:“这世上怎会有凭空出现之人,这个席一衍能够避开襄王府和我们的人的视线,神不知鬼不觉的去了河福郡,他绝非简单之人,我觉得我们怕是查错了方向。”

“冯大人的意思是?”

“能懂天算之术,又年过半百,还有能耐入燕境之后随意而行之人,在北边定然不多。”

廖楚修闻言瞬间就知道了冯蕲州的意思,他微眯着眼沉吟了片刻后说道:“我会让人重新去查。”

冯蕲州点点头,又看了那信纸一眼之后,这才收敛了心神对着廖楚修说道:“吴家那边如何了?”

“信已经送过去了,想必不日就能到吴世军手里。”

冯蕲州轻皱着眉心:“你当真要让吴世军提前发难,你可知若是阳桧有异,西疆、南越必定不会放过机会,到时候若是战事一起,三方夹击之下,贺兰将军当真能守得住河福郡?”

廖楚修看着冯蕲州说道:“那冯大人觉得该如何?”

冯蕲州闻言沉默。

别的办法未必没有,可是却并非是一两日就能成事。

温家之事本就是因为他们打了个温家一个措手不及,才能让得他们陷入如今境地,温正宏虽然已经入狱,温家也看似倾颠在即,可若是时间拖得久了,以温家这些年的底蕴和对永贞帝心思的揣摩,他们未必就没有起复的机会。

到时候若再想像如今这样拿下郑国公府,无疑是难于登天,而等到温家柳家之人缓过劲来,之前的事情他们定能察觉到其中蹊跷,只要顺藤摸瓜查了下来,到时候他们便会暴露在所有人眼前,更失了所有的先机。

如今温正宏入狱已经数日,温家之所以迟迟没有解决,就是因为永贞帝虽然对温家厌憎,可却仍旧有所顾忌,并没有完全下定决心要除了温家,如今必须要有更有利的一击让永贞帝彻底对温家起了杀意,将他们压至万劫不复之境永不能翻身。

而这个契机,就是吴家。

廖楚修看着冯蕲州沉默的样子,不由开口说道:“我知道冯大人担心什么,我虽然想要用吴世军的人头和温、柳两家来祭奠我父亲,但是我更知道我镇远侯府和贺兰家的责任。”

“我和外公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事情,西疆如今正直内乱,老部首刚死,各部之人都在争夺新部首的位置,我已派人去了西疆境内定然让他们无暇顾及大燕,而南越那边……曲宁,砚池,陈干三地也早已有重兵把守,南越若是不动便也就罢了,若是想要趁火打劫,定要他们有来无回。”

冯蕲州本就不擅长军事之事,而他虽然不喜欢廖楚修,却也知道无论是他也好,还是贺兰明泉也好,两人都定不会拿此事儿戏,见两人早已安排好了后面的事情,他便没有再继续多问。

廖楚修也没有在此事上纠缠,而是将银镯子和泰康酒坊的事情告诉了冯蕲州,冯蕲州听闻终于有机会抓住温家身后那人的尾巴,连忙打起精神细问了起来。

两人就此事低声商议了许久,又将之后的事情各自说好,一直到了四更天后,廖楚修才离开了荣安伯府。

……

……

冯乔人虽在不在京城,却也知京中形势紧张,她将那封信送到廖楚修手上,除却是无法直接联系冯蕲州外,也是知道廖楚修若是知道席一衍出现在河福郡,定会去找冯蕲州商议。

那信上的内容,除却冯蕲州外,其他人根本就看不明白。

而冯蕲州若是看了,就一定会对席一衍有所防备。

冯乔将信送出去之后,便没有再在翁家的人面前提起过席一衍的事情,那天在后院之中发生的事情,还有席一衍说过的那些话,除了玲玥和趣儿之外谁也不曾知道。

翁信威刚开始还担心冯乔受了什么委屈,可一直过了两日见她都是神态自然,每天都是乐呵呵的模样,再加上翁老爷子的寿辰之日趋临近,他便也歇了之前的怀疑,专心的打理起寿辰当日的事情。

冯乔那日弄哭了翁小宝,被缠着带着他出门玩耍了两日,小家伙本就不是个记仇的性子,等着到了翁老爷子寿辰这日的时候,所有人便都能瞧见他跟在冯乔身后“小姑姑”、“小姑姑”的叫的特别欢快。

翁成名和林月心要帮着府中招呼宾客,倒也干脆就任由翁小宝待在冯乔身边。

“臭小子,你是个男孩子,怎么这么黏你小姑姑?”

廖宜欢被贺兰云城扔去东营里训了小半个月,整个人晒黑了一圈,一说话时牙齿露出来,跟脸上皮肤想比简直白的晃人。她身上还穿着军营里的罩袍,里衬是火红的衫子,半边身前被白银色的盔甲罩住,一根长鞭挂在腰侧,看上去英气极了。

她见着翁小宝一直缠着冯乔,直接伸手捏着翁小宝的脸颊,跟揉面团子似得揉的他哇哇大叫。

冯乔连忙拍掉廖宜欢的手说道:“别捏了,没轻没重的小心伤着小宝。”

廖宜欢顿时瞪大了眼,伤心欲绝的捧着心:“乔儿,才这么几天不见,你就有新欢了,嘤嘤嘤……你不爱我了……”

冯乔被廖宜欢作戏的样子逗得直笑,摸了摸藏在她身旁朝着廖宜欢做鬼脸的翁小宝,对着廖宜欢说道:“你怎么穿成这样就过来了?”

廖宜欢顿时忘了刚才的事情,气愤道:“你还说呢,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给大哥告了我一状,让大哥好端端的把我抓去了营里折腾了半个月,今天我好不容易趁着翁老爷子的寿辰才偷偷混了出来。”

要是让她知道是谁在背后整她,她不揍得那王八蛋哭爹喊娘,她就跟他姓!!d2ptt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