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色软件不要钱下载

爆炸声轰轰作响,火红的烈焰染红了漆黑的夜空。天『』籁小说.23txt.

那边巨大的动静,方圆数十里之外都能看得见。而距离那片树林本就不远的讨伐大军,更是看得清清楚楚。

那恐怖的烈焰,黑烟滚滚,灼热的气浪翻滚浩荡,一圈又一圈,如波纹般,从前方朝着这边不断冲击而来。

导弹由射到爆炸,其实也不过刹那的时间。然而,那威力和动静却已然可以用惊天动地来形容了。

讨伐大军数百位先天境武者都瞪圆了双眼,目光震惊无比的望着前方。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爆炸场景——

火红的烈焰,巨大的蘑菇云——冲腾翻滚着。

“那……那是——”

“天呐,这威力未免也太恐怖了!”

“那是唐门的轰天雷吗?”

“跟轰天雷爆炸的场景很像,只是——”

“不可能,不可能是轰天雷,就算一百枚轰天雷叠加在一起,也没这么可怕的威力。”

人群一下子炸开了锅,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。都被前方导弹爆炸的场景给惊吓住了。

公交车上的摄影女孩

“是唐门的人出手的吗?爆炸威力竟如此恐怖!就算是一等先天,恐怕都有死亡的危险吧!”

青冠城主张清泉目光满是惊异之色,回过神来,似乎想到了什么,脸上顿时浮现激动之色,朝着人群大声喝道:“快,所有人随我前去诛杀拜月教徒!”

随着青冠城主一声令下,讨伐大军众人微微一愣,随即尽皆反应了过来,一个个面现狂喜之色。

“是啊,拜月教,拜月教徒就在那片树林,太好了!”

“话说拜月教徒都死了没有,那边爆炸力那么恐怖,就算一百个拜月教徒一同释放先天真元,恐怕也很难抵挡住吧?”

“谁知道呢!过去看看,要是没死的话,我们去补上一刀,哈哈,这下俺的天阶秘籍到手了!”

“快快快,度,赶紧了!”

“嘿嘿,乘他病要他命!”

“他-娘-的,刚才被拜月教徒砍了一刀,疼死老子了。这下可以报仇了!”

“度啊,迟了秘籍就没了,刘老弟快点!”

人群激动无比,欣喜若狂。一个个施展轻功,紧跟在青冠城主身后,力朝着前方那片树林奔行而去。拜月教徒只有百余人,讨伐大军却有五六百人。僧多粥少,毫无疑问,只有少部分人能获得拜月腰牌换取秘籍。因此,跑得快的,机会也就更多。

“嗖!”“嗖嗖嗖!”

“嗖嗖嗖!”

一道道破空声不断响起,众多武者轻功各异,有的身轻如燕踩着树顶一片片树叶奔行而去,有的宛如猿猴般由一棵大树腾跃到另一棵大树,灵活而敏捷;还有的脚踏大地,衣袍飘动间,奔行如风。所过之处气劲呼啸,落叶狂飞。

此刻,拜月教教徒所在的那片树林早已化为了一片火海,火红的烈焰冲腾跃动着,熊熊大火朝着四周的山野不断蔓延开来,直接演变成了一场火烧山。

一棵棵大树都剧烈燃烧了起来,落叶附着火焰在浓烟和大风的吹拂下四散飘摇,黑色的草灰纷纷扬扬,漫天飘舞着。

爆炸的周围热浪习习,在爆炸的中心地带,温度更是高的吓人。

“咳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剧烈的咳嗽声接连响起,一滴滴殷红的鲜血不断滴落在地面上。数十名拜月教徒聚集在一起勉强重新再次撑起一层薄薄的护体罡气,将外面的火海隔绝开来。

这些拜月教徒各个脸色苍白,嘴角不停咳着鲜血,每一个都受了很重的内伤,甚至有几个手臂都被炸飞掉了,断口处血肉模糊。

地上躺着二十来具焦黑的尸体,细数过去,幸存下来的拜月教徒已经只剩下六十来人,各个伤势严重。

此次导弹轰炸,直接炸死了拜月教原本就受伤的那二十多人。至于之前没受伤的,此刻也受了很重的内伤,一个个灰头土脸,遍体鳞伤。即便是一等先天境的拜月教红袍大护法厉弘此刻也受了颇重的内伤,由于他是正面迎击导弹的。导弹爆炸后,那恐怖的冲击波自然也就当其冲地作用在了他的身上,直接将他炸成了重伤。而后导弹的爆炸力继续侵袭而下,若非众多拜月教徒布下重重护体罡气,将爆炸的威力层层削弱,否则在场之人恐怕都有生命危险。

也就是说拜月教红袍大护法厉弘连同众多拜月教徒,近百位的先天境武者一同出手,方才勉强抵御住了导弹的威力。

“这……这威力实在太恐怖了,就算是至尊力出手恐怕也不过如此吧!”

“咳咳……咳……这到底是什么武器,真是可怕!”

“看这爆炸的情形,感觉像是唐门的轰天雷!”

“该死的唐门,那群卑鄙的偷袭者!每次都是躲在暗中出手。”

“应该不是轰天雷吧,轰天雷虽然也能爆炸,但威力没这么恐怖!厉护法你是否有见过这——”

“这不是轰天雷,应该是唐门研制出来的秘密武器。”拜月教红袍大护法厉弘双目赤红,擦掉嘴角的鲜血,咬牙切齿道:“我们被唐门的高手给盯上了!没想到唐门的暗器竟比以往更加了得了,上次隔着老远的距离将我们的摄魂珠击碎,而后轻松遁走,来去无踪。这次又弄出这可怕的武器轰击我们,此等武器就算在唐门内恐怕也是珍贵稀少的禁忌之物。对方很可能是唐门的护法,甚至也有可能是长老级别!”

“厉护法这般一说,还真确实如此。拥有这等诡秘的手段,又轻功了得,总喜欢躲在暗处偷袭,肯定是唐门的那群龟孙子!”

“那群卑鄙的小人,诡计层出不穷,只会躲在暗处使用暗器偷袭,从来不敢跟我们正面厮杀!”

“六大圣地中,唐门是最可恶、最恶心的——”

“好了,都给我闭嘴!那个偷袭我们的唐门高手恐怕还躲在暗处,如今我们都受了重伤,得赶紧恢复过来!否则所有人都难逃一死!”拜月教红袍大护法厉弘沉声喝道。

拜月教众教徒心中一惊,慌忙取出几粒疗伤药吞了下去,而后开始盘膝而坐,运功治疗体内的伤势。